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向杨善洲同志学习 >> 正文

一个村干部35年的坚守

发布日期:2015-05-28 浏览: 作者: 打印正文

一个高小毕业的农村汉子,毅然放弃日入40元的营生去做月入40元的村干部。在常人看来,只有傻瓜才这么干。可你要说他是傻瓜,为什么他这一干就是整整35年呢?这其中必有蹊跷。 

35年来,弹指一挥间,他送走了一茬又一茬无法坚守清贫的村干部,看着一茬又一茬的同龄人致富,而岁月留给他的却只有两鬓斑白。如今,不改初衷的他依然坚守在基层一线。“很多人外地人曾不止一次问我:你就一个高小文化凭什么当干部?我告诉他们:就凭老少爷儿们对我的那个信任。我不要钱,不要地位,更不要名望。有老少爷儿们的信任这就足够了……” 

说这话的就是施甸县仁和镇五楼村党总支书记郭维斗。或许年纪大了,或许天气异常闷热的缘故, 62岁的他一口气说出这些话,居然有点气喘。35年来,五楼村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老百姓心里,这些巨变自然都离不开他们的好支书...... 

谁能想到,这个被五楼村老少爷们拥戴的好支书,起初压根儿就没想过这辈子会与村干部扯上关系,且这一扯就整整扯35年。郭维斗告诉记者,那时他一直在外面做生猪贩卖的营生,不敢说日进斗金,可每天40元的纯收入那是绝对少不了的。当时,家家户户都还在为油盐酱醋茶的那一丁点儿开销犯愁,而他却率先在全村盖起了人人为之羡慕的实木雕花房。而那时的村干部,每个月的收入也就40元钱。40元能干什么?能买一辆半新不旧的单车。于是,当老少爷们在首次普选村干部时,都一边倒的都把选票投给了他,想让他做五楼村的村支书时,他几乎想都没想,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老少爷们认准了他

1987年,改革开放后的五楼村与中国其它农村一样,老百姓都被市场经济的大潮涌动着,发财致富是那个时代很多人进入梦乡后所做的第一个梦想。可那时的五楼村党支部却俨然一盘散沙,表面死气沉沉,内部矛盾重重。几年里,村干部们来来去去,一如走马灯般频繁更迭。 

也就在那一年,首次普选村干部,老少年爷们找到了他,恳求他参与竞选。大伙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你郭维斗能让自个儿的小家富得流油,那一准也能让全村人富起来。可郭维斗不认这个理儿:“哈,我就一个高小文化,大字不识几个,管自个儿的家都头大,哪能管得了18个自然村?老少爷儿们没搞错吧?” 

这一来二去的,大伙都没能说动他,可选举的日期却一天天临近了,咋办呢?选举的那一天,自以为鬼精灵的郭维斗一大早就躲出了村子。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全村的老少爷儿居然在选举大会上联名要求:如果不给郭维斗提名候选人,那选出谁他们都不认。于是,无奈的干部们只能现场翻看当时的《选举法》条例,看看这么做合不合法。接下来的民意选举如期举行。村民们把写着郭维斗大名的木板高高挂到墙上。最终,竟有超过90%的村民在选票的空格处端端正正地填上了他郭维斗的名字。 

选举结束后,没人号召,大伙竟都去了郭维斗的家,好说歹说硬要接下担子。可郭维斗还是那句话:“我郭维斗大字不识一个,干不了。” 那一刻,大伙儿的焦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随后,时任五楼乡的副乡长又找到了他,话虽不多,但句句铿锵有分量:“我干了这么多年的乡干部,还从未见过老少爷们这么坚决地恳求一个人出来做村干部,你是第一个。请你不要忤逆了民意……”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说他还能不干吗?郭维斗告诉记者:1999年,与其一块出任村干部的龙光周因为孩子考上大学急需用钱,面对每个月390块的工资只好主动请辞。在他看来,年轻的龙光周不光有志向,同时有一颗善良的为民服务的心。说实话,他非常看好他,可残酷的现实又不能不让他离去。而也正是龙光周的离去,才真促使他真正铁下心来,为五楼的经济发展尽心尽力,带领老少爷们好好干一番事业。 

他认准了自己

 

走进五楼村,听得最多的是村民们对郭维斗由衷的赞扬。虽然岁月让他两鬓斑白,可昔日的五楼村已经变了,实实在在的变了。 

五楼村地处施甸坝子,土地肥沃,可谓良田千顷。可现实的情况是,家家都是产粮大户,这荷包里却没有太多的钱。一想到群众信任的眼光,郭维斗急了。 

“你急什么,上有党委政府,下有信任你的群众,一个村的发展至于让你疲于奔命吗?”记者问。 

“当然急了,比我年轻的干部很多,比我有能耐有头脑的村民也很多,可群众却偏偏选上我,为什么?因为他们信任我。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事不能做。” 是的,不知不觉时,他已在村支书这个位上呆了13年。13年,纵然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可五楼村还是从前的那个五楼村。13年来,全村人均收入早已从不足千元变为两千多元。从材料与数字上看,这已经是个不小的成绩,可在他看来,如若群众的生活没有实质性的改善,那这些个数据再怎么好看也是不中用的。 

郭维斗由此告诉记者,人不论做什么,都会遇到瓶颈期,而五楼村当时的瓶颈就是如何让人均纯收入再翻番。那些日子,可以说是他自就任村支书以来最最纠结的日子。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村干部,他也非常清楚,再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动脑子也实难有作为,可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他也很茫然。 

有那么一天,一位远方的亲戚到他家里来,闲唠时无意间说到他一家子这些年养猪发了一笔小财,也像他一样盖了房子什么的。正可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郭维斗立马想到,自己当初就是靠贩卖生猪掘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郭维斗能在猪身上发财,那五楼村的老少爷们为什么就不能呢?再说,五楼村背靠城镇,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做好生猪养殖,不仅能增加收入,还能解决城镇人口的菜篮子问题。毕竟附近成规模的养殖户还不多,你再不干别人就会捷足先登。于是,在与村“两委”一班人商量后,大家便开始四处查看生猪行情。在掌握了基本情况后便挨家挨户给群众讲“养猪经”,给他们算经济账,动员大家改变传统的养殖方式,科学饲养生猪。怎么说呢?因为他郭维斗早先就是靠猪发的财,村干部几乎没费多少口舌,大家伙很快就被动员起来。不到半年光景,整个五楼村,就有了109个养猪专业户。 

为了养好猪,郭维斗已记不清究竟有多少次邀请县农业局和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到村里去办养殖讲座。只要没有村务工作,曾做过大队防疫员的他也常常挨家挨户地去讲授防疫知识,并手把手地教养殖户打猪针什么的。 

“打猪针找兽医不就行了?”记者有些好奇。 

“像五楼村这样大规模的养殖,一旦有事,兽医还真忙不过来。”郭维斗回答。“有时,发现猪有异样,等兽医赶到,猪已经不行了。” 

也就是在那一年,养猪大户王大勇在他的带领与鼓动下一再扩大养殖规模,最高峰时,生猪存栏达几百头之多。在其家宽敞明亮的小洋楼里,王大勇向记者回忆,那一年,他一家的纯收入达59余万。这是他这一生中赚得最多的一次,一家老小看着花花绿绿的钞票,眼光都直了…… 

养殖户们的成功无疑也增加了郭维斗当村干部的工作信心。农户们缺少资金,郭维斗与村干部们出去想办法;养殖户们缺少专业知识,也是郭维斗与村干部们跑农业局与农科所为大家请来专家传授知识;养殖规模扩大了,销路有问题,同样是郭维斗与村干部们出出进进找销路。五楼村的老少爷们由衷地告诉记者,当初的他们选择没有错。 

靠养猪致富的段体林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了,记者前往走访时,他刚刚卖出去了45头生猪。眉开眼笑的他对记者说:“选郭支书算是选对人了。” 

通过不断努力和发展,在生猪养殖道路上越走越宽的五楼村成了全县闻名的“生猪养殖大村”。 

养猪赚钱了,乡亲们的钱包鼓胀了,大家伙也更信任他了。可看着眼前这么宽敞肥沃的土地资源和良好的气候环境,郭维斗的心病又犯了。俗话说得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在发展生猪养殖的同时,五楼村还能不能发展经济效益好、见效快的经济作物呢?郭维斗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动员大家养殖生猪前,他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了。记不清那是哪一年了,他前往隆阳区办事,无意中听说仄家湾的农户依靠种植甜柿发家致富。在获准消息的可靠后,他立马带着村干部到仄家湾进行考查与学习。回程后,便挨家挨户的动员大家种甜柿。一开始,群众有些吃不准,怕种了没效益。为此,他与村干部们分别走入18个自然村召开了20多次动员会。作为村支书,他首先在自家的地上种了6亩多农田多甜柿子。既然支书都种那么多了,那大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于是,那一年的五楼村共种下了300亩的甜柿。在后来的柿子收购中,五楼村产出的甜柿每斤卖到1块5,一亩柿子能收入5000多元。群众的钱包逐渐鼓起来了。 

 

郭维斗告诉记者:“干部什么都要带头,就是享受不能带头,干部什么都能让,就是原则问题不能让……”这句心里话竟至成了他35年村干部生涯为人处世的一个标准。对于五楼村来说,新千年的开端无疑是个好势头,生猪养殖蒸蒸日上,甜柿种植初显效益。在外人看来,五楼村的农民可以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了,他郭维斗也大可不必像从前那样为着全村的发展跳墙猴急了。可在郭维斗看来,只要有发展的机会,就坚决不能错过。 

 

那一年,一位前来收购甜柿的外地老板与大伙闲聊:大理宾川有个村依靠种植葡萄年收入40多万元,村里人当年一口气买了14辆小轿车。当晚,他郭维斗便让懂电脑的村干部上网查询消息的真实性及比对宾川与仁和的气候、土壤等等。在向当地政府汇报后,村“两委”立马便组织了一批党员和种植能手前往宾川考察与学习。回程后,他和村“两委”班子成员又分别走访老党员、老干部与基本群众,广泛听取大家对发展葡萄种植园的意见和建议。在充分论证后,那一年,五楼村18个自然村便种下了500亩的葡萄。记者前往采访时发现,郁郁葱葱的田野里,葡萄已经挂满了枝头,农户们正在忙着修枝管理。郭维斗告诉记者:成熟后,每亩葡萄的收入不会少于1万元。每年葡萄成熟季节,种植园里总是挤满了前来采买的客商与游人。看来,他郭维斗的这一步又走对了,高质量的水果真的不愁销路。逐渐发展起来的五楼村,经济蓝图已渐渐清晰起来:通过 “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的发展思路打造生猪养殖、甜柿、葡萄、食用菌、蔬菜“四个万元产业”,以此来推进产业致富。2014年末,五楼村的人均纯收入已达7300多元。2016年,全村的奋斗目标是:人均纯收入突破1万元。 

 

“我年纪大了,还有糖尿病,只要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我就不干了。”郭维斗时常这样说。可说归说,真要让他撂挑子,你还真别想,为什么?因为他还有很多目标没有实现。 

热点推荐

相关阅读